老兵

 【关 闭】  【打 印】 【返回前一页】 更新时间:2016-5-6
     他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,从小跟随父母早出晚归,农耕辛作。他学会了种田的本事后,本以为自己的一生都会如此下去。可是,有一天,征兵队伍来到他家,他奉军令入伍。他瞧见自己的父母含着泪跟他挥手告别,他并没有哭。因为他想当兵抗战至少会比种田有趣,心里更多的是年少的好奇与无知的暗喜。
     他跟随着队伍来到军队,了解到中国共产党。他学会了扛枪打仗,跟着党参加了一场又一场的大小战役,一次次的摸爬滚打,身上的伤痕逐渐增多。在这里,他认识了很多来自不同家庭的战友,一些是自愿来的,一些是被迫来的。他们彼此扶持,彼此陪伴,成为彼此的亲人。听战友说,这次他们即将要攻打“法西斯”,他并不知道什么是“法西斯”,只知道是由在残暴统治下的国家组成的军队。这让他联想起年少时种田的蝗虫,蝗虫过处,寸草不生。他很痛恨这些蝗虫,所以面对“法西斯”,他无所畏惧,拼尽全力,只为战争能得到胜利。
     战场上,他迎着猛烈如狮的炮火,冒着密集如雨的枪弹,勇敢向前跑去,视死如归。他看着朝夕相处的战友们一个个倒下,切身感受着炮弹轰炸大地时的震动。曾试过一日步行3公里,一天只睡2个小时,没饭吃就吃树皮草根。日日夜夜的战争,处处都蔓延着战火硝烟。反法西斯战役持续了六年,他就跟着党战了六年。不知过了多久,等他回过神来,炮火停止,战场变得安静,世界也似乎变得安宁了起来。不知在何处,微弱地传来一声:“战争胜利了!”逐渐两声、三声……大家不顾满身伤痕,不顾声嘶力竭。他跟着大家一起喊:“战争胜利了!”喊声响彻  整个战场,一遍又一遍。慢慢地他听到有人忍不住啜泣,接着放声痛哭。战争胜利了,他并没有哭,就像小时候斗蟋蟀赢了其他小伙伴一样,从小他就知道,赢是个好东西。
     日本宣布投降的时候,标志着中国持续六年的反法西斯战争结束。普天同庆,举国同欢。他默默地踏上归乡的路程,抗战胜利回到家乡,并没有所谓的状元及第后的衣锦还乡。他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参加抗战而变好,一切也只是恢复原位。唯一不同的就是,此时的他只有自己一个人。双亲因他的离去郁郁不欢早已去世,他来到父母的坟前,静静地磕了个头,可依旧没有哭。因为年幼离家,对父母的印象并不多。他回到了故居,回到了那片早已无人耕种的农田,便有了想要在此度过余生的念头。这里没有战乱纷扰,他想。随后他又笑了笑,抗战胜利了,别处也不会有。
     70年过去了,90岁高龄的他仍守着那块农田。没有人知道他是一名抗战老兵,别人只当他是个老农夫。看着空荡荡的老屋里只有他一个人,邻居们或许以为他的老伴去世了,又或许以为他有一儿半女进城打工,留下他只身一人在农村养老。然而,并没有。他的一生,都给了党。
     后来,政府找到了在农村种田的他,不断地派人送来了慰问品,甚至有记者到他家里进行访问。作为抗战老兵的他,身份被公开后,此前所有不受重视,身份不明的他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。人们都尊敬他,向他致敬,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待遇。不久前,他还被邀请去天安门广场观看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盛大阅兵仪式,坐在观众席上的他聆听习主席的讲话。进行阅兵时,他看着士兵们那飒爽的英姿,那整齐的步伐,那激昂的斗志,回想起当初的自己。虽然隔了70年,一切却好似昨日之事。那时的抗战很艰苦,很大的原因是中国军队并没有先进的武器。可是现在,看着一辆辆战车军队整齐地经过,他激动;看着今时今日中国科技的发达强盛,他欣慰。顿时,他觉得自己的一生没有白活,把自己贡献给党是多么值得。祖国如今的繁盛,科技的进步,都是建立于和平发展之上的。而自己曾参与其中,心中澎湃之情难抑。
     阅兵结束后,观看的人群渐渐散场。此时,并没有人发现。90岁的他,第一次热泪盈眶。
文/15工商1班 区思敏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日期:2016-5-6 阅读:8306次
 
 
 
 
 地址:广州市增城广州华立科技园华立路11号 邮编:511325 电话/传真:(020)82901370
 招生热线:(020)82900921 82900922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