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上一座城

 【关 闭】  【打 印】 【返回前一页】 更新时间:2017-3-4
     从广州起飞经过九个半小时后,抵达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。我身上单薄的秋装也换成了保暖的冬装。莫斯科的冬季是雪白色的,莫斯科的夜晚,空气中飘着忽闪的歌声,夹着伏特加的香气。
     在这寒冷的季节,室内室外相差三十多度,只要通过一扇门,寒意便消失的无影无踪,几乎所有的室内墙壁里都有很多暖气片,以至于有时候需要开一小扇窗睡觉,睡觉的时候要在床头放上一杯水,第二天才能没那么干燥。
     莫斯科是传说中的堵城,大多数时候车辆在马路上一动不动,但警车,消防车和救护车却能自由穿行,不论有多堵,其他车都会自觉并及时的让路,堵车的路上我,我还目睹了逆行飞驰的警车,马路上堵着车,人行道却没什么人,地铁站的人流时时刻刻不比广州高峰期少。在这里,几乎都看不到玩手机的低头族,而是大多数能看到盯着书本的低头族。所以说,他们平均每人每年的阅读量达到20本书。
     南方的孩子更爱雪,雪是那样的洁白无瑕,在察里津诺庄园被厚雪覆盖的草坪上,我毫无畏惧往的雪地里一躺,犹如被棉花糖接住一般柔软。但如果不及时起身拍掉身上的雪,寒气将会侵入。我喜欢在没有痕迹的雪地上一步一步稳稳印下完整的脚印,但那属于我的痕迹,始终会消失。
     谢尔盖耶夫镇真是一个美丽的存在,五彩的城堡让你有种居住下来的心,此起彼伏的鸽子充满着莫斯科的味道,大大小小的建筑充满着梦幻满足少女心。当地的人们面带发自内心的笑容与我擦肩而过,只是轻轻留下一句beautiful。
     走进红场,那年俄罗斯阅兵的地方。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大片的红,军人在这不平整的地面上,却能走出稳健的步伐,这就是战斗民族的力量吧。在去见列宁的路上,我沿着寂静漆黑道德通道,不知前方地走着,每个拐角都伫立着面无表情的士兵,(根据介绍,这些士兵都是从孤儿时期开始培养的,不存在感情,所以面对危险不会轻易动摇)在黑暗的最深处有一道的红光,仅照着安详的列宁,由于比较害怕,看了了一眼就加快了步伐,逃离这庄严的圣地。
     从莫斯科飞往圣彼得堡,按道理来说是90分钟的航程,可战斗民族的飞机真不是盖的,从起飞到落地刚好50分钟,我怀疑自己快穿越了。俄罗斯人有一个习惯,当飞机停稳时,乘客们会主动起立拍手,从而表示对机长以及空乘人员的感谢。战斗民族让我在市区的人行道上看到直升机起飞,他们怎么就这么任性。
     这个城市由有着另一种风貌,相比莫斯科显得有些拥挤,比较繁华,所有的建筑都充满欧式风格,有些特别的是,这个城市早上九点天才开始蒙蒙亮,并且上班时间是早上十点到下午五点,中午还有一小时的吃饭时间,相对于中国的上班族,他们都偷笑了吧。
     海在我印象里是波澜起伏的一片蓝,而当我行走在波罗的海上,是无色差的海天一色,白白的云上飘着白雪,雪落在冰上白茫茫的一片。有些当地人来钓鱼,一直往海的深处走,直到消失不见,挺想跟上他们的脚步去看看鱼儿是怎样上钩的,可是走向大海的深处还是需要胆量,我还是在边上玩玩就好。
     细节往往是让人动心的地方,不论是莫斯科还是圣彼得堡,红绿灯并不是很多,斑马线却特别多,但是很多有斑马线的地方并没有红绿灯,没有红绿灯应该如何过马路呢?当行人走上了斑马线,车就会自动停止,哪怕你走得再慢,所有车道都会等你通过后再行驶,并且不会有人按喇叭,这值得我们学习。
     走过的地方,风一吹便吹散了印迹,只能记录在脑海里,刻画在照片上。美丽的地方,再会!
文/16土木6班 刘月
日期:2017-3-4 阅读:1992次
 
 
 
 
 地址:广州市增城广州华立科技园华立路11号 邮编:511325 电话/传真:(020)82901370
 招生热线:(020)82900921 82900922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